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魔魔幻想曲
魔魔幻想曲
魔魔幻想曲(一) 夏夜,在第二住宅区中,隐约传来一阵阵怪异的声响,如果用心倾听,便会发觉声音的来源是七楼。 在七楼的某间房子里,正发生着平常人不可想像的事…… 这里是中学生纯一的家,纯一的父母在外国定居,整间房子只剩下他和姐姐玲两人,纯一的姐姐玲比纯一大两岁,现在于Y市某名牌大学就读,是个典型的爱好读书的女孩。而纯一现在还在读中学,以纯一的性子来说,不是个可以安安静静坐下来看书的人,但奇怪的是他的成绩一直在班上保持中上水平,从这点来说,纯一也算是个有点小聪明的人吧。 由于姐姐住校,所以整间屋子都由纯一支配。 一位女孩子正趴在大厅的地板上,身上不着寸缕,双手撑着地面,两条修长的腿伸直,分开达九十度,脚掌着地,臀部高高地抬起,淡紫色的长髮刚好垂落到地板上,由于头髮遮住了女孩的脸,所以并不清楚她现在的表情,不过从她泛红的身子和不断轻微颤动的屁股可以看出她其实相当紧张;而在她身后,站着一位少年,他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纯一。 现在的纯一,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神色,在他的脚边,放着一个大壶,里面装满黑色的液体,不时液体表面还冒出许多小气泡,大概是可乐一类的东西吧。而在纯一手中的是一支特大号的注射器,纯一把注射器活塞拉到13的位置,隔着不远对準女孩翘起的屁股按下了活塞,由注射器喷出来的空气直冲她的肛门。 「啊!……」趴在地下的女孩发出了闷闷地声响。 「啪!」纯一的手掌狠狠地抽打在女孩的屁股上,马上白嫩的屁股便印上了纯一的掌印。 「不是叫了你不许出声吗!?」 「……对……不起,我……」女孩似乎是忍受了巨大的屈辱,从紧闭的双唇中好不容易地挤出了道歉的话,但听得出来,在她的话音中充满了恨意。 纯一当然能感觉到女孩并不是真心道歉,不过这次他并不计较,反而用很温柔的声音说道︰「小雅,别着急,今天我特地準备了新配方,既然你那么心急,今天就把剂量加大一倍吧!」 被称为小雅的女孩子听到纯一温柔的语气,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来哀求纯一︰「纯一,不要生气,是我不好,我以后不敢了……我…我会听话……我……呜……」说着说着小雅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泪水。 纯一从背后看着小雅与屁股平行的美丽的脸蛋,微笑着问︰「真的吗?那你今天要好好表现哦!小雅,你自己说,今天你要坚持多久?」 小雅发觉自己的哀求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只好把头转回去,重新让长髮遮住自己早因愤怒和羞耻变得通红的俏脸。 过了好一会,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十……八分钟。」这句话才由小雅的嘴里慢慢挤出。 「好!小雅,如果做不到今天就不能停止,要努力哦!」 纯一把活塞拉到最顶端,让空气充满注射器,把注射头对準小雅的臀部,用力一顶,「噗!」注射头应声插入了小雅的肛门。 「啊!」小雅的整个身体颤动了一下,纯一不等小雅有进一步反应,顶着活塞的手用力一推,活塞中的空气已完全进入了小雅的身体内,纯一顺手一抽,注射头已经离开了小雅的肛门。 趴在地上的小雅和刚才有点不同,现在她的双腿颤抖得更厉害了,大腿和小腿已经不再是一条直线,因为膀胱内充满了空气,所以小雅不由自主地想夹紧大腿,结果是小雅的膝盖跪在了地板上,大腿也并在了一起,拚命忍住放出膀胱内空气的冲动。 纯一用满意的眼光看着小雅的变化,开始用语言刺激小雅︰「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充实感?是想放屁吗?现在可不准放出来哦!」 听到纯一下流的话,採取狗趴姿势的小雅觉得浑身发热,有点昏眩的感觉。 正在小雅专心忍耐的时候,纯一已经再次準备好了另一筒空气,乘着小雅不注意,快速地把注射口插入她的肛门,一气呵成地把第二筒空气注入小雅体内。 「啊!!!」小雅的小腹开始膨胀,令她觉得自己肚子好像是个充满气的气球,大量的空气在膀胱内乱窜,要找一个出气口冲出来。 小雅现在已经不能分心理会纯一下一步的行动了,她必须一心一意地控制肛门的肌肉,保证膀胱里的空气不会喷出。 「小雅,做得不错,已经过了三分钟,还有十五分钟,要坚持下去,可不能像昨天一样前功尽弃。」纯一完全明白小雅现在的状况,让小雅分神。 果然,小雅听到纯一提到昨天的情况,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昨天不堪入目的情形好像又重现在自己的眼前,「不行!决不能再那样了。」小雅暗中打定了主意,今天决对要支持超过十八分钟,只要身体习惯后就好办了…… 自从纯一开始以这样的方式玩弄小雅开始,小雅就很少能坚持过纯一要求不要洩出来的时间,如果同一个时限洩出三次以上,纯一就会把时限延长一分钟,这样小雅下次就要用更大的毅力来克服排泄的冲动…… 经过了许多次羞耻的失禁后,在时间限制增加到十七分钟后的第三天起,小雅终于学会了怎样控制肛门的括约肌,结果是最近三个星期以来每次小雅都能坚持超过时限,在就要拉出来的前几秒钟爬起来,冲进洗手间,像个正常人一样在座厕上排泄,这对于小雅来说是多么难得啊! 纯一虽然在玩弄小雅时相当不客气,但只要小雅能够坚持超过时限,纯一还是信守诺言,不但让小雅自己上洗手间解决,而且之后还不要求小雅做其它奇怪的事,让她暂时得到解放。所以对于小雅来说,洩不洩出来可真是有天渊之别。 由于昨天被几位女同学「抓」去参加生日PARTY,而且被迫玩「斗吃生日蛋糕」比赛,结果是小雅的肚子里塞满了油腻腻的蛋糕。当匆忙赶到纯一家,被面色阴沉的纯一注入可乐的十分钟后,小雅终于抵受不了肚子和膀胱的双重折磨,「哇」的一声把刚才吃的蛋糕吐了出来,紧接着膀胱内的可乐也开始噗噗地喷出…… 而在洩出来的一瞬间,小雅发现纯一脸上闪过一种怪异的表情。纯一走到小雅身边,弯下身子,用手掌轻抚小雅正在间歇喷出可乐的屁股。最后,当小雅排洩完后,是纯一抱着浑身的她到浴室沖洗,之后纯一在浴室里要了她。高潮过后小雅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在纯一的怀中大声地哭了起来。 但到了第二天,纯一的态度又变回和以前一样,令小雅差点以为那天他的温柔是自己的错觉。小雅在心中不断地自我暗示,这个男人是恶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要你受苦,这样他才会快乐。 「已经五分钟了。要正式开始了哦!」 小雅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发觉纯一已经準备好了满满一注射器的可乐,纯一还特地把充满黑色液体的注射器在小雅面前晃来晃去。小雅望着可乐中不断冒出的小气泡,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肛门一紧,膀胱里的空气几乎洩出,小雅连忙把注意力从注射器移到括约肌上。 纯一来到小雅的身后,用注射口轻刺她轻微突出的肛门,却不插入,现在小雅的肛门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纯一每碰一下,小雅就会娇吟一声,紧接着屁股颤抖一下,碰了几下后。 突然,纯一用力把注射器向前一插,尖嘴深深插入了小雅的肛门,小雅失去控制地大叫一声,开始扭动屁股想摆脱纯一手中的注射器。纯一掉转身子,像骑马一样骑在小雅身上,不过是面向小雅的屁股,两腿夹紧小雅乱摆的腰身,令小雅的屁股动弹不得,然后开始慢慢将活塞按下,注射器中的可乐以极缓慢的速度被压进小雅的膀胱。 在纯一身下的小雅,清楚感到一股冰凉的液体进入自己原先就充满空气的膀胱。原来今天纯一为增加浣肠的乐趣,事前把可乐冻到几乎结冰,这样一来,冰冻可乐在吸收小雅身体的热量后会加速放出气泡,令小雅更加难以忍受。 果然,只是过了五分钟,小雅就感到了不对头,膀胱壁好像不断给尖锐的针在刺,比平时的浣肠感觉强烈多了,膀胱的各个部份都被小气泡冲击着,当小气泡附在膀胱壁上后,不久就会因为吸收到足够的热量而爆破,产生像针刺般的感觉。现在小雅觉得自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每一个气泡爆破的过程,这种感觉令小雅浑身淋痺,同时产生想用力收缩小腹,把体内那些可恶的液体一次过喷出的沖动。 纯一看着小雅用尽浑身力气收缩肛门香汗淋漓的样子,知道今天冰冻的可乐发挥了作用,平时小雅要到最后一刻才会浑身发抖,但是今天才十二分钟小雅就快支持不住了。每次小雅到了最后关头都会变成另一个人,和被催眠一样,开始说胡话;想着等会小雅忍不住拉出来的样子,纯一下身不禁燥热起来。 时间又过了两分钟,小雅终于到了极限,屁股开始剧烈发抖。站在她身边的纯一知道今天小雅难逃劫数,取出了手提摄像机,在侧面对準小雅,按下录像按钮,把小雅现在的丑态和她发出的阵阵呻吟录下。 小雅现在正处于恍惚状态,全神贯注于即将失去控制的肛门肌肉。 突然,纯一叫道︰「小雅,看过来!」 就在小雅转头望身纯一的同时,发现纯一正拿着摄录机向她微笑,纯一几乎没有对她露出过笑脸,纯一的笑脸是那么温暖,那么可爱……小雅不禁也开始微笑,觉得现在就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噗!!噗噗噗!!」 「纯!……纯一!!!!」 黑色的可乐和膀胱内的空气混和在一起,从小雅抬得高高的屁股缝中激射而出,像喷泉一般射向空中,小雅的腹部不由自主的强烈收缩动作令可乐柱越喷越高,最后一次竟然达半米多高。而小雅这时以带着强烈感情的眼光呆呆地望着纯一,左手支撑着脖子,屁股高高翘着,像模特儿摆POST般面向镜头。 纯一看得呆了,在小雅排泄完后,把摄像机随手一扔,整个人冲上去抱着小雅狂吻…… 魔魔幻想曲(二) **********************************************************************努力思考中,发觉写文章真不容易啊! ──魔魔**********************************************************************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 「喂!小雅!」 听到这充满活力的声音,小雅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在叫她。 「早上好,真奈美。」 名叫真奈美的少女快步赶上小雅,用力地拍了小雅一下︰「早啊,小雅,你今天有点不同哦!」真奈美半开玩笑地说。 「真的?哪里不同了?」 小雅似乎已经习惯了真奈美每天早上的玩笑,淡淡一笑,顺着真奈美的话和她胡扯起来。 真奈美围着小雅快速转了一圈,假装很认真地观察,最后露出神秘的脸色,指着小雅的胸部说︰「小雅的这里变大了哦!」 「唉呀!好痛!」 小雅用手指轻轻弹了真奈美的额头一下,真奈美一本正经的样子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蹤,换上一付无辜的表情。 「小雅欺负人……」 「谁让你乱说话了,笨蛋!」 「嘻嘻!小雅别生气嘛,我只是把我所看到的事实说出来而已……」 「真奈美!」小雅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嘿嘿,小雅……我又知道你一个秘密了哦!」真奈美直视小雅的双眼,笑得有点阴险。 「我……我哪有什么秘密?」 本来应该理直气壮的小雅这时却突然愣了一下,现在真奈美的眼光好像具有看透别人内心的力量,难道…… 「不会!决对不会!」小雅在心里对自己喊道。 「喂喂?小雅?怎么呆住了?」真奈美抬起手在小雅面前晃了晃。 「没事,笨蛋!快迟到了!走吧!」说完小雅头也不回地快步朝学校跑去,扔下还没反应过来的真奈美…… ※※※※※ 晚上十点,在纯一的家里。 小雅像平时一样乖乖地準时出现,今天小雅上身穿着一件贴身鹅黄色运动短袖,下身则是一条紧得不能再紧的牛仔短裤。由于纯一不准小雅在他家穿内衣,充满弹性的上衣紧贴小雅满的上身,仔细一看还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胸前的两粒小凸起。小雅刚开始很不习惯,但在纯一的坚持下还是每次都穿上这类暴露的服装,当纯一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时,小雅就会觉得全身滚烫。 坐在沙发上的纯一看着有点害羞的小雅,问道︰「準备好了吗?」 「準备好了……请主人好好折磨我吧。」每次纯一都要小雅亲口请求自己动手。 小雅面对纯一,用有点颤抖的动作脱去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转过身来,慢慢趴在地板上,抬高屁股,令纯一能仔细地观察她最隐秘的地方。 纯一今天并没有準备昨天那些令小雅疯狂的冰冻可乐,趴在地上的小雅觉得有些紧张,因为这表示纯一可能想到了比浣肠更可怕的方法来折磨自己。想到这里,小雅全身不由一紧,屁股开始发抖,同时小雅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有想排便的感觉。 「呵呵,等不及了吗?看来我们的小雅是爱上浣肠了,一天不干,屁股就发抖。」 原来连续多天的浣肠已经令小雅的身体产生了条件反射,特别是小雅为了坚持超过约定的时限,平时一有空就努力收缩肛门的括约肌,令到括约肌每时每刻都处于紧张状态,结果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习惯。现在每当小雅一紧张就开始不自觉地收缩肛门,造成排便的错觉。 纯一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问题,不过见到小雅不断发抖着的屁股,突发奇想,纯一走到小雅的身后,蹲下来仔细观察她的臀部。 这种摆动太熟悉了,每次浣肠到了最后关头,当小雅差不多洩出来时,她的屁股就会以这样的方式抖动。纯一想了想,把右手中指含在口中,沾上唾液,突然往小雅的肛门狠狠一插。 「嗯!~~」 小雅只觉得肛门有东西侵入,马上想到的就是用力收缩括约肌。本来小雅那里的肌肉已经收缩得很厉害了,现在再一用力,纯一感到中指好像被几道铁圈紧紧咬住,而且力量不断加大,肛门肌肉表现出想夹断入侵异物的冲动。纯一发现小雅那里的肌肉出奇的发达,一般人收缩力最强的地方是肛门附近,但小雅的那里不同,纯一感到中指的每一部份都像被钳子夹住一样,甚至想拔出来也要费一番功夫。 「喂!不准用力!」纯一尝试着把中指拔出,但只是向外移动了一点,绝大部份还是在小雅的体内。纯一看着拔不出来,只好用左手按住小雅的屁股,右手猛地用力一抽。 「波!」 纯一的中指应声而出,好在插入之前有用唾液润滑,否则一定更难拔出。 在拔出的同时,小雅清楚地听到了那一下无耻的声音。在纯一的手指拔出之后,小雅的脸几乎已经贴到地上,连她也感觉到自己的脸变得滚烫。 「哼!夹得还真紧。」纯一看着湿淋淋的中指,残留的口水和小雅肛门内分秘物混和在一起,闪着金黄的光。 纯一来到小雅面前,用左手抬起小雅的下巴,让她的面对自己,再用左手紧捏小雅的两颊,使小雅的嘴张大为「~」”形。 「来!自己的东西自己清理乾净!」 小雅的嘴还来不及合上,纯一就把刚刚插入过她肛门的手指插进了小雅的嘴里。小雅一开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是剧烈的反抗,头不断地乱摆,嘴里舌头更是拚命用力向外挤,想把纯一骯髒的手指吐出来。不过纯一早有準备,用左手圈住小雅的脖子,不让小雅的头摆动,同时用力把右手中指往小雅喉咙深处塞。 小雅现在真是苦不堪言,夹杂着苦味、臭味,湿淋淋的手指正不断向喉咙爬去,自己的口水也和那些骯髒的体液混在一起,但为了不让手指再进一步深入,小雅的舌头又必须顶住纯一的手指,这样一来小雅就不得不品嚐自己肛门分秘出的骯髒体液。 「舔乾净它!否则就要你好看!」 纯一感觉到小雅的反抗,出声警告。小雅犹豫了一下,终于放弃了抵抗,头也不乱摆了,乖乖地含住纯一的手指,但还是下不了决心把嘴里那些酸臭的汁液吞下去。 「吞下去!」纯一开始迫她。 「唔……唔……」这时的小雅只能发出简单的唔唔声表示反对。 但在纯一越来越严厉的目光的逼视下,小雅最后还是屈服地吞下了那些又苦又臭的液体,并乖乖地把纯一刚才插入自己肛门的手指舔了个乾乾净净。 魔魔幻想曲(三) 「嗯!……嗯!」 一阵阵淫靡的闷响不断从小雅紧咬的牙关中洩出。纯一很满意小雅的反应,双手用力固定住小雅的纤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 随着纯一速度的加快,小雅的身体也开始配合纯一的动作,加速前后摆动,汗水也开始四处飞散。不过奇怪的是,即使小雅的身体已经因为激烈的性交呈现艳丽的粉红色,小雅的嘴始终紧紧闭着,不像一般女子大口呼吸并发出淫蕩的叫声。只是在纯一的肉棒冲刺到底,顶到小雅身体深处的嫩肉时,小雅才会不得已发出一声忍耐不住的轻轻的「嗯」声。 小雅并不是有特别体质,其实她也很想在每次纯一深深插入的同时发出忘情的叫春声,但不知为何,纯一警告小雅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前,绝对不准发出任何声音,否则就会有严厉的惩罚。小雅开始时不太在意,纯一不让她叫那就不叫吧,忍一忍就会过去的,但是当性交到了最后阶段,小雅才发现要忍住不叫出来是多么辛苦。 在背后的纯一可以清楚感觉到像狗一样趴在他身下的小雅每一次想叫又不敢叫出来的冲动,当他进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时,小雅的身体便会情不自禁地向前拱,脑袋身后仰,沾满汗水的长髮向上甩动,很明显想尽情叫唤,但小雅到现在为止,每次都能在忍不住叫出来之前用力把头低下,把越来越强烈的叫春慾望压制下去。 「看你能忍多久。」纯一心里暗暗骂道。更加用力把自己的肉棒狠狠深插进小雅体内。 其实纯一很想听到小雅那略带羞涩、给人淫靡感觉的美妙叫春声,只是为了要进一步羞辱小雅,让她觉得是因为过于淫蕩而控制不了自己,纯一才会命令小雅不准出声。而且从现在来看,强忍不出声还使小雅强烈的慾望不能很好地发洩出来,结果是小雅感到越来越苦闷。随着女体的摇摆,汗水如下雨一般把地板浸湿。纯一双手感到小雅的身体因汗湿变得粘乎乎的,两手的感触使纯一施虐的欲望越来越高涨。 果然不久之后,小雅开始渐渐地给强烈的慾望控制住,抬起头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每次都要费更大的力量才能克制大声叫春的冲动。纯一知道小雅就快到达极限,开始调整抽插方式,连续五、六次浅尝则止,再用力狠命一插。小雅身体也被迫跟着纯一的节奏摆动,试图习惯纯一的冲刺。但纯一不断变换深浅的频率,由五浅一深加快变为三浅一深,再变为三深一浅,最后简直是没有规律。 趴在地下的小雅此时更是苦不堪言,开始时还可以要着纯一的节奏摆动,但后来经常估计错误,以为纯一会用力插入,结果肉棒只是在阴道口轻轻碰了一下就收回;而当小雅以为纯一只是浅尝则止的时候,肉棒却如利剑一般狠命深深刺入体内,几乎直达子宫口。小雅被纯一这种动作玩弄至几近疯狂。 「啊……」终于小雅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声,虽然只是轻轻一声,但紧绷的神经为之一鬆,而这一声给小雅带来的畅快甜美的感觉简直不可用文字来形容。小雅的身体也随之一阵打冷颤般的抽搐,纯一同时感到小雅的阴道开始紧紧地吸住自己的肉棒,并且随着身体的抽搐,小雅的阴道开始有规律的收缩。纯一及时停止了运动,闭上眼睛,让肉棒整体留在小雅的阴道内,仔细地享受着小雅阴道的吮吸。 一直强忍着的小雅尝到叫春带来的快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把纯一的警告抛于脑后,「啊啊啊」地大声欢叫起来。她每次用力叫一声,阴道就会强力收缩一次,好像要把纯一的精液用力吸出来似的。 纯一的肉棒可以清楚感受到小雅阴道的淫靡蠕动,那是一种令男人最难忍受的动作,一般来说女子只有在高潮的时候阴道才会短时间的律动,但小雅在没达到高潮之前就可以使阴道持续做出这种动作,的确相当难得。纯一心想,如果经过特别训练,小雅有可能可以通过自己意志完全控制阴道的肌肉,达到所谓「名器」的境界。到了那时,纯一只要把肉棒放入小雅的体内,无需抽插,完全由小雅的阴道蠕动促使自己射精…… 纯一想着想着,不自觉地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在这个当口,小雅那里又是一阵强力收缩,纯一下身一阵淋痺,几乎当场射出精液。他急忙用力把小雅的屁股向前一推,把被紧紧吮吸住的肉棒从小雅的体内狠狠拔出。 即将爆发的肉棒直直竖起,轻微跳动,似乎在抗议纯一把它从小雅美妙的阴户内抽出。纯一闭上眼睛,紧咬牙关,把立即射精的慾望强压下去。过了好久,纯一才慢慢张开眼睛,庆幸及时把肉棒拔出,只要迟两三秒自己的意志力就不足以控制情况了。 另一边,趴在地下、屁股高高翘着的小雅看来比纯一更难受,全身轻颤,口水流了一地,从阴道口不断流出粘乎乎的液体,从外面都可看出阴道肌肉在不停蠕动,好像在呼唤纯一的肉棒似的。 「哼!贱女人,『口水』流个不停,还没饱吗?」 纯一一边骂着小雅淫蕩,一边心里苦笑,自己也不是差点射出来吗?如果小雅不是自己的奴隶,再给她看到自己刚才辛苦忍耐的样子,说不定也会嘲笑说︰「哦?这么快就想射啦!我还没玩够呢!」 纯一赶紧甩了甩头,把那些无聊兼不可能的幻想抛到一边,望着在地上扭动的小雅,冷笑道︰「刚才你叫得可真欢,我不是警告过不许发出声音吗?看来小雅你是很希望我处罚你哦?」 此时小雅浑身软软的,还没从纯一在最后关头抽出的打击中回复过来,甚至无法回答纯一的问题。小雅只能从纯一兴奋的眼神中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接受纯一严厉的处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