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流氓将军
风月大陆 第五章 流氓将军
法斯特军大营中,得胜而归的于凤舞回到自己的营帐,刚刚坐下来,柳琴儿就匆匆来到她的帐中。望着一直低头沉思的柳琴儿,于凤舞关切地问道:「琴儿,你有什么事吗?」   柳琴儿咬着朱唇,望着于凤舞,半晌才低低的说道:「凤姐,你知道天龙会出事的,是不是?」   于凤舞吓了一跳,「你为什么这样问?」   柳琴儿喘了一口气,说道:「你是故意让天龙去的。因为一向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你不想让他改变你的生活。」   于凤舞强笑道:「琴妹你不要这样想。我难道不会为你着想吗?」   柳琴儿缓缓但很坚定的说道:「凤姐,我不会怪你的。但没有天龙,我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说到这里,两行情泪挂在了她晶莹洁白的玉脸上。   于凤舞的脸上神情百变。半天,于凤舞站了起来,一双凤目紧闭,心中说着百遍的道歉,将柳琴儿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琴妹,姐的心情和你一样。如果天龙真的战死了,姐也不会独活的。」她说出这句话后,心中顿感无比的轻鬆,一直压在她心上的石头消失的无影无蹤了。   听到于凤舞这样直抒心意的话,柳琴儿不好意思的说道:「姐,对不起,我是太想天龙了。」   于凤舞心中暗道惭愧,安慰柳琴儿道:「也许天龙他们会没事的,如果他见机而逃的话。说不定明天他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呢。到时你的眼又红又肿,多难看啊!」这话说得柳琴儿破涕为笑。自此,两人间再无隔阂,彼此的交心使两人更加亲密。下定决心的两人抛开了一切思虑,开心的谈论着日后的美好生活。   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于凤舞才下定决心,如果她和叶天龙还有日后的话,她要好好作个贤妻。这也是让后世的史学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为什么一个文韬武略称绝一时绝色美人,对男人不屑一顾的于凤舞会心甘情愿的嫁给当时还全无名望的叶天龙,不但忍受他的好色本性,而且还对他百依百顺。   即使日后叶天龙登上王位,他的好色和放蕩也让很多人不以为然,认为他不配作一个君王。甚至有人开玩笑的说,不管谁在于凤舞的帮助下,都会取得像叶天龙这样的非凡成就。   然而于凤舞和柳琴儿两人都没有想到,此刻叶天龙正在享受无边艳福,温香暖玉抱满怀。   ※ ※ ※   叶天龙带兵偷袭了兽人的营地,非常轻鬆的解决了留守的兽人后,他们找到了十来个被兽人掳掠女人,于是叶天龙突然发挥了他的怜香惜玉之心。本来手下劝他抛下女人,火速赶回战场,配合于凤舞的行动。但叶天龙坚持要安顿好这些可怜的女人。   也许他们都不知道,就是叶天龙这个突发的念头救了他们,片刻的耽搁让法斯特军在没有进入战场的时候就发现了亚素的大军,从而避免了被反包围而全军覆没的命运。   吩咐士兵打扫战场后,叶天龙进了传出凄惨哭声的帐中。迎接他的是一个极其悲惨的场面。一个年轻的女子正伏在一个饱受摧残的裸女身上放声痛哭,旁边的女人均陪着哭泣。   那裸女被蹂躏得已是体无完肤,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只有那双空洞的大眼似乎在诉说着不幸的经历,身下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毛毯,其景之惨让人心颤。   见到叶天龙进来,正在哭泣的女子抬起头来。只见这女子粉面桃腮,樱唇贝齿,虽然一双杏眼哭得红肿,但这丝毫不减她的惊人美丽,反而更添加了一份楚楚动人的风韵。   叶天龙从众女那里了解到原来这个女子叫丽蝶,和死去的女人是两姐妹,她们和其他女人都是被熊兵沿途抓来供自己淫乐的。由于这两姐妹长得最漂亮,所以被献给了卜哥。没想到姐姐会被暴虐成性的卜哥折磨致死。所幸战事要紧,卜哥想击败于凤舞后,再淫辱妹妹的,这才让妹妹逃过一劫。   泪流满面的丽蝶紧紧抱着渐渐变冷的姐姐,眼中的凄楚让人心酸。   叶天龙好言安慰道:「丽蝶姑娘,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丽蝶依然不言不语,但眼中的神色渐渐变得让人心悸。   这时,派出的游骑兵赶回来报告:「后方有大批亚素援军出现。人数极为庞大。」   叶天龙闻讯后登高一望,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只见漫山遍野的兽人军队正远远的向这里行进。一同察看的万骑长柯奇道:「乖乖!足有二十万之多!」听得叶天龙张大嘴巴合不拢了。   另一个万骑长南强焦急问道:「叶将军,现在怎么办?」柯奇也道:「按照原先的计划去夹击卜哥的话,会被兽人吃掉不可!」叶天龙没好气地瞪了柯奇一眼,心中暗道:「难道我不知道吗?这下可真要命,根本无法完成任务了。」   这时两个万骑长同声说道:「叶将军,请速下决断!」正看着兽人军队发呆的叶天龙冲口而出:「我怎么知道?」此话一出,两个万骑长均啼笑皆非地望着叶天龙,心想:这该你下命令啊!   南强说道:「不如拚了。如果杀过卜哥的阵线,就可以和大将军会合了。」   柯奇连连摇头:「不行,没等我们看到法斯特的旗子,就被后面的兽人围剿了。」   听着两个万骑长各执一词,争论不休。叶天龙烦恼地挥挥手,「我们还是逃吧!」   一听此话,两个万骑长都鬆了口气,齐声道:「末将遵命!」   叶天龙一见,心中一惊:「难道他们就等我这句嘛?」转念一想,「哎哟!按法斯特的军法,临阵不战而脱逃是死罪。这两个死家伙居然要我去顶。」想到这里他不由心头大怒。后又转念一想,「反正不能完成任务,回去也要受军法处罚,还不如作个顺水人情。」   这时两个万骑长早已下去整军备逃了。听到消息的女人也吵着要跟来,因为她们不想再落到兽人的手里。叶天龙二话不说,让将领带上女人,一马双骑,又吩咐士兵将兽人的营地洗劫一空后,纵火烧营。   叶天龙策马来到呆呆站在营帐前的丽蝶,俯身说道:「丽蝶姑娘,情况紧急,我们走吧!」丽蝶无言地点点头,将手中的火把丢到帐中,让火焰吞噬了她姐姐的身体,然后转身擦去粉脸上的珠泪。   叶天龙一把将丽蝶拉到自己的坐骑上,大喝一声:「各位,逃吧!」随着这法斯特成军以来最不像话的命令,法斯特军开始了逃亡之路。   当列特的军队到达时,营地早已烧成废墟,叶天龙他们也逃得无影无蹤了。列特也没将他们放在心上,仅仅将他们列为普通的流贼,只派出一个万人队进行武力搜索。大军继续前进,赶往天风平原的战场。但他不知道就因为这点忽视,使他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叶天龙他们一口气逃到大河边才停了下来。   「休息,休息!」叶天龙喘呼呼的从马上跳下来,刚想伸手去扶丽蝶。丽蝶早已一跃而下,身手的敏捷让叶天龙吓了一跳。柯奇和南强都是百战之将,不待叶天龙吩咐,就派出了侦骑兵,然后熟练地指挥士兵就地休整。   叶天龙喝了几口水后,抬头看到站在自己的身边的丽蝶。   「我想加入军队!」丽蝶低低的,但语气坚定的说。叶天龙皱了一下眉头,摇摇头,手道:「丽蝶姑娘,你一个弱质女子如何受得了军旅之苦。你还是打消此念吧!」   丽蝶一双杏眼中透出无比的仇恨,「我要为姐姐报仇。」   叶天龙正想要如何说服丽蝶,南强急沖沖地走过来,「发现亚素的一个万人队正向这里行来。」   「全军出战!」叶天龙听到只有一个万人队,就决定吃掉它。以凤舞军团最精锐的骑兵偷袭防备不足的兽人,加上又是以多打少,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法斯特军全歼了敌军。   出了一口恶气的叶天龙生怕兽人的后继军队发现,下令马上离开战场。这时,丽蝶找到叶天龙告诉他自己最熟悉这里的地理,她知道有一条小径能通往法斯特。原来丽蝶自小在这一带长大,和文静的姐姐不同,活泼好动的她,把这一带的都走遍了。叶天龙答应了丽蝶的条件,同意推荐她加入凤舞军团。丽蝶就领着叶天龙他们翻过狼山,抄小路往法斯特行去。   傍晚时分,他们登上了一个山丘。一眼望去,不远处灯火点点,大军云集,正是亚素军和法斯特军的营盘所在。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叶天龙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再走。   安顿好之后,叶天龙拿着不少金银来到众女的地方。她们的营帐在山坳里,倒是十分安静。见叶天龙进来,众女纷纷站起来,请他入座。看着梳洗之后的众女,叶天龙有种眼迷五色之感。这些被兽人掳掠的女人个个姿色出众,加上对他这个救命恩人心存感激,温声软语,一时间,叶天龙身边莺环燕绕,让他不知身在何方。   就着一个紫衣少妇的玉手,叶天龙喝了一口茶,润润发乾的嘴,说道:「各位美女,」他的开场白惹来众女的一阵媚笑,「明天我会派人送你们离开,这里有些钱给你们。」说完,叶天龙就将金银拿出来,「你们每人都吃了不少苦,这些算是小小的补偿吧!」   每个女人都从叶天龙那里得到了一笔不菲的金银,于是大家对这位将军更加感激了。因为她们一般出身平民人家,很少有这么多的金银,不少人还感到因祸得福了,这钱够她们用一辈子了。   叶天龙也是慷兽人之慨,把从兽人营地洗劫来的金银拿来分给她们。他想反正回去后要上交,法斯特军不差这一点,但对于这些女人来讲,却是非常有用的。看到她们的欣喜若狂的样子,叶天龙心中也十分高兴。   丽蝶来到他的面前,不安的说道:「我不需要这么多的钱。」   叶天龙淡淡的道:「不,你也和她们一起走。」   丽蝶愤怒地睁大杏眼,「什么?你果然反悔了。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   「我意已决,你不适合加入军队的。你还是回去找个好男人吧!」叶天龙的眼中含着一丝笑意。   「你……」丽蝶气得浑身颤抖,美目中泪水夺眶而出,猛的一跺脚,转身奔了出去,洒下一路的珠泪。一个少妇连忙跟了出去,好言相劝。   叶天龙毫不在意,环视着娇靥如花的众女,快乐地大呼道:「美女们,让我们一醉方休。」   在依红偎绿中,众女的曲意逢迎让叶天龙意气风发,顿觉人生得意莫过于此。回去以后,谁知道自己会受到何等的处罚,说不定还要被砍头呢,既然前途未测,那么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趁着还有机会的时候要好好享受一番。   有了这样觉悟的法斯特千骑长就更是放得开了。而因为有了这一段的荒诞不经,叶天龙的恶名又增加了一个,「流氓将军」的称号被栽上了他的头。   对于这个相貌堂堂的将军,众女也是爱心深深,情意绵绵。这和被兽人逼迫不同,她们是心甘情愿的服侍。   不知何时起,一个大胆的女人坐到了叶天龙的怀中,这犹如在一堆乾柴上投下了火把,帐中的气氛顿时艳丽起来。叶天龙的大手不规矩的在怀中的女人娇躯上游走,女人似拒还迎地扭动娇躯,一双玉手则不停的在叶天龙的身上摸索着。片刻后,罗衫半解,酥胸半露,春光乍现,叶天龙顿觉慾火骤升。这时帐中的众女纤手齐动,衣衫飞舞,顿成无遮大会。空气中流动着诱人的脂粉香和女人浓浓的肉香。   叶天龙眼手所到之处,无不是一具具活色生香的娇美胴体,他长身而起,投入了这无边的脂粉阵中。   一时间,帐中春色无边,呈现出极其火辣的景象,不时还传出女人的娇喘浪吟,远远地飘蕩在寂静的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