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五十六章 五凤迎龙(上)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五十六章 五凤迎龙(上)
星期六一早,薛诺就被茹嫣她们拉出去逛商场了,只剩下何莉萍一个人在家,她已经从女儿那儿知道了侯龙涛有不止一个女人,既然女儿都能接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附赠品」,自然也无话好说,而且侯龙涛在床上也确实是太厉害了点儿,光是母女两人还真应付不了。   虽然何莉萍默许了新老公的花心,但她从来没见过另外几位「姐妹」,也不打算见,所以刚才女儿出门前叫她一起去,她也用和以前的同学约好了见面为由推掉了。女人打开大门,从报箱箱取出了《北京青年报》,听到有脚步声,一抬头,原来是侯龙涛提着一个大口袋走了上来。   自从侯龙涛摘了这对儿「母女花」后,总是觉得有两件事儿是美中不足的。第一件是从没和她们俩玩儿过3P,最多就是一晚上干完一个,再跑到另一间卧室去搞另一个,她们两个人好像都不太愿意「母女同欢」,毕竟是有血缘关係。对于这一点,自己还是可以理解的,也从来没逼过她们。   第二件就是何莉萍对于自己其他几个女人不愿接近的态度,这是很不能容忍的。本来是可以慢慢进行「开导教育」,但现在自己已经开始对陈氏姐妹下手了,还是那句话「攘外必先安内」,想要「攻城掠地」,必须先把自己的「后方」稳固住。   一个月来,侯龙涛发现了何莉萍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变态的黑暗面的,每次自己她时,一提到薛诺,她就会异乎寻常的兴奋,反应也会异乎寻常的激烈。他今天来,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完成自己「大被同眠」的「野心」。   两人进了屋,何莉萍把报纸放在桌上,「你来之前该先打个电话,万一没人在家怎么办?」倒了杯水,递给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打什么电话,我又不是没有钥匙。诺诺呢?」侯龙涛探身揽住刚要坐下的女人的腰,让他横坐在自己的腿上,抬头吻着她的脸颊和和骨,还伸长了脖子,在她的耳垂儿上轻咬。   「诺诺被你另外几个老婆叫去逛街了。」「那你怎么不去啊?她们没叫你吗?」「叫了,我不想去,跟她们又不熟。」「是啊,你老不跟她们见面,怎么熟啊?」「唉呀……你这人……嗯……每次一见面就……唉……」何莉萍已经被亲的「红云」上脸了。   「怎么,不喜欢我这样?」侯龙涛一支手隔着毛衣揉着女人丰满的乳房,另一支手从她绒裤的后腰处伸了进去,把内裤按进了她的臀沟沟。「不……不……不是不喜欢,就是……就是说你太……太色了……」何莉萍闭上了眼睛。   侯龙涛把女人的毛衣和内衣一起脱了下来,紧接着是胸罩,用手颠了颠一支沉甸甸的奶子,「宝贝儿,你看看你,小腹这么平坦,乳房又这么翘挺,一点儿没有下垂,你真的是三十九岁吗?」说完就含住了一个乳头吸吮起来。   「啊……你……啊……嗯……等等……等等……」何莉萍突然从男人的身上蹦了下来,边走边说,「我先去趟洗手间……」她知道年轻的老公会带给自己很强的高潮,不想那时再狼狈不堪的被人「把尿」。看着她胸前那两团坚实的白肉随着走动而上下颠簸,侯龙涛真是慾火中烧,但又要强行忍住,好戏还在后面呢。   女人在洗手间间呆了很久,出来时就只穿了一条绣着白色花朵的藕荷色High-CupBrief性感内裤,两条大腿的内侧还有未乾透的水痕,看来是洗过了。何莉萍双臂交叉着挡住胸前的美肉,低着头慢慢走到男人身前,拉住他的一支手,像害羞的少女一般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老公……咱们……咱们到屋屋去吧……」   侯龙涛笑着站了起来,一把揽住她的细腰,将她拽到身前,疯狂的和她吻了很久,双手在她光滑的无缝内裤上又捏又揉,「宝贝儿,这么急啊?看看都几点了,咱们先出去吃午饭吧。」「嗯……嗯……老公……我……我要……」何莉萍右臂勾着男人的脖子,双膝微曲,用自己的下身顶住他的一条腿,左手隔着长裤搓弄他的已然硬挺的阴茎,「我……我不饿……」   「你不饿,我可饿了,而且我还跟人约好了。」侯龙涛「绝情」的离开女人的身体。「你……你好狠……」何莉萍咬着嘴唇儿,半嗔半怒的看着他,自己的身体是「熟透了的蜜桃」,一旦体内的慾火被爱人点燃了,哪是儿说灭就能灭的?   「来吧,跟我一起去,」侯龙涛从他带来的大口袋袋取出一个长方形的大盒子,从从面提拉出一件全黑色的貂皮长大衣,这是他昨晚和李东昇见面前特意去「燕莎」买的,六万多块啊,「穿上让我看看。」「不,」女人转过身,她感到很委屈,「既然要出去,你还逗我干什么?你自己去吧,我不去。」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看何莉萍耍小性儿,真是太诱人了,扔下大衣,悄悄从口袋袋掏出一根只有十厘米长的假阳具,尾巴上有一根电线,连着一个遥控器。他上前一步,一把将女人的内裤拉到了膝盖上面,左臂箍住她的腰,右手伸到前面,「噗」的一声,就把假阳具插进了她已经很湿润的小穴穴。   「啊!老公……你……你干什么?」何莉萍两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垫起了脚尖儿,「不……不要……啊……老公……」侯龙涛慢慢的向上推着假阳具,直到手掌完全和女人的阴户接触在一起,缓缓的揉动,「怎么样?虽说没有你老公我的粗长,但也可以先顶一阵吧?」说着就把她横抱了起来。   「老公……你……你要怎么样啊……啊……」何莉萍抱住男人的脖子,身体开始颤抖,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阴道中的膣肉正毫无廉耻的纠缠住侵入的异物。「我来给你打扮打扮。」侯龙涛吻着女人的香唇,把她抱进了卧室,横放在床上,将她的内裤提了起来,把遥控器别在内裤的裤腰处,又把开关打开了,「不许拿出来,要不然我会生气的。」   何莉萍果真很听话,只是用双手抓紧了床单儿,还时不时的将屁股抬一下儿,因为假阳具的头儿已经开始旋转了,搅动着小穴中的嫩肉,弄得她淫水儿横流,快感也在不断加强,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的红晕更浓。   侯龙涛从衣柜柜找出一副黑色的裤袜,一条黑色的无袖连衣裙,又从壁柜柜取出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给她穿上了,将她拉下床,搂着她的腰,向客厅慢慢走去,「来吧,宝贝儿,有那件大衣,你不会觉得冷的。」   「不……别这样……老公……啊……我这样不能出……出门儿的……」何莉萍被半推半拉的到了外屋,男人一鬆开手,她就立刻捂着小腹,弯下了腰,「嗯……」侯龙涛向摆弄木偶一样的为女人穿上了华丽的貂皮大衣,让她一下儿就变成了一个美艳绝伦的贵妇人。   侯龙涛强硬的拉着不停求饶的女人出了门,何莉萍拗又拗不过他,只能双手挽住他的臂弯,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像是生病了一般,每走动一步,特别是下楼时,一迈腿,下阴就是一酥、一麻、一哆嗦。两人就这样到了楼下,上了侯龙涛的车,幸亏没碰到熟人,要不然何莉萍可就有的难堪了……   薛诺她们在「中友」「逛了小两个钟头,大包小包的买了几千块钱的衣服。刚过11:00,四女都有点儿累了,就随便在外面吃了点儿东西,回到了如云的小楼儿。女人嘛,回家的第一件事儿自然就是对着镜子换上新买的衣服了。虽然这四个女人处于不同的年龄段,但在这点上却是很一致,全都迫不及待的掏出新装,边换边互相嬉笑打闹。   最后只剩下了一袋内衣,,面有四套,样式都是一样的,长筒丝袜、镶花儿的前开扣儿式半杯胸罩,连裙式吊袜带的低腰V-String内裤,只是颜色有所不同,艳红、桔黄、浅黄、嫩绿各一套。刚才在买的时候,大家就对这几种颜色的含义心知肚明。   不论是丝袜还是裤袜,如果是黑、白、肉、透明以外的颜色,就对穿着者的腿形有很高要求,这四个女人都是天生丽质,自然不用担心这点,尤其是茹嫣的那两条长腿,穿上之后,更是将彩色丝袜性感、热情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看的另外三女都是面红耳赤,呼吸都不自觉的急促了起来。   茹嫣发现了她们不正常的眼神,往床沿儿上一坐,「喂,你们干什么?别老盯着我看啊。」「看看怎么了?」「看得我心心直发毛。」「谁让你的腿这么美的,龙涛不是也说过,他要不是想一个人霸佔你,早就送你去拍丝袜广告了。」月玲说着就跪到了茹嫣的双腿间,双手在她的大腿上摩挲着。   茹嫣也不反抗,乖巧的向后一倒,合上眼帘,静静的让月玲「伺候」自己。月玲也不客气,开始在茹嫣大腿内侧的嫩肉上又亲又吻,还故意发出「吧叽、吧叽」的声响,最后当然是移到了她的裆部,伸长了舌头,在薄薄的内裤上上下舔动,不一会儿,在茹嫣缝儿部位的内裤上就出现了一条湿湿的沟壑,也分不出是口水还是淫水儿。   虽然这一段时间间,薛诺已经被她的三位姐姐「玩儿」过不少次了,但看着眼前的淫乱情景,还是有些羞怯。特别是月玲撅着的屁股上那两个和内裤、丝袜同色的纹身汉字,向外放射着无比淫糜的气息,弄得女孩儿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可越是不好意思看,就越想再看的清楚些。   如云推了推薛诺的腰眼儿,「去啊,去帮帮你月玲姐姐。」「噢……」女孩儿扭扭捏捏的上了床,爬到茹嫣的头边,在她红润的脸庞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茹嫣姐姐……」茹嫣微微的睁开眼睛,看到薛诺娇美的的小脸儿近在咫尺,一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脖子,抱着她接起吻来。   如云先走到电视柜前,按下了上面的一个遥控器的开关,又从床头柜的小抽屉屉取出一根长长的肉色双头儿假阳具,拨开内裤的裆部,「嘶……」将一头儿缓缓的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中,然后就轻手轻脚的来到薛诺的身后,温柔的抚摸她白嫩的屁股。   「唔……唔……」薛诺正和茹嫣吻的心神俱醉,根本顾不得理会身后的事儿。如云把埋进女孩儿臀沟中的内裤拉了出来,向一旁勒在她的臀峰上,开始在她嫩红色的阴户上舔舐。这下儿薛诺更是舒服了,屁股越撅越高,还不停的左右轻摇。   如云的舌头在女孩儿的小穴穴活动了一会儿,已经能尝到香甜的爱液了,于是就直起上身,左手将她的左臀瓣向边上拉开,右手手住假阳具,对準薛诺如同花瓣般微微绽开的阴唇中间,顺顺利利的捅入了她的身体体。   「啊!」女孩儿的身体猛的向前一窜,挣脱了茹嫣的胳膊,「如云姐姐……啊……你坏……」薛诺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会叫如云「妈妈」,要不然的话就该乱套了。月玲和茹嫣都跪到了薛诺的身前,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啊……唉呀……你们……啊……你们又要欺负我……不……不来了……啊……如云姐姐……轻……轻点儿……」薛诺这才明白,她们又是预谋好了要「对付」自己。但她一点儿也没有牴触的情绪,她喜欢这种成为注意力焦点的感觉,喜欢大姐姐们以自己为中心……   侯龙涛的Benz开到了位于王府井大街金鱼胡同八号的王府饭店,扶下了已经高潮过两次的女人。何莉萍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星眸朦胧,脸上也是红扑扑的,呼吸更是沉重,她自己连站都站不稳,只有在男人的搂扶下才能勉强的行走。   门童看着这个光艳照人的贵妇和扶着她的男人,心中不禁大骂,「妈的,小白脸子,没有好心眼子,美女喝多了,他就趁人之危,哼,迟早被雷劈。」再一想到不一会儿美人儿就会被剥得精光,任凭男人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竟然支起了帐篷。   侯龙涛看了一眼那个门童,撇嘴一笑,凑到何莉萍的耳边,「你自己是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简直是迷死人了,看看那边儿那个门童,光是瞧你两眼就已经槓了。」何莉萍抬起头,朝侯龙涛所说的方向望去,果然朦朦胧胧的见到一个男人,他的裤裆处明显的向前突起。   「啊……」光是这么一看,何莉萍就又到了一次高潮,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火辣的目光,知道他在用眼神强姦自己,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了,正和侯龙涛旁若无人的做爱、交媾一般,极强烈的羞耻感转变为了更兇猛的变态快感,让她的子宫剧烈的收缩,脚下一软,险些摔倒。   侯龙涛赶忙搂紧她,「告诉我,你在想什么。」「想……想……想和你……和你做爱……疯狂的做爱……」「哈哈哈,别急嘛,我的大宝贝儿,等吃完了饭,看我不到你哭爹喊娘的。」「不……不,求求你了……现在就……不要吃饭了……求求你……你要我怎么样……怎么样都行……求求你……」   真没想到她会急成这样,看来不用再刺激她了,免得做的太过火儿,弄个偷鸡不成蚀把米,「好吧。」侯龙涛又搂着女人出了饭店,掏出手机给宝丁拨了一个,告诉他自己不能来了,虽然宝丁还没到呢,但还是被他小骂了一顿。   侯龙涛本来是想在宝丁面前好好的逗逗何莉萍,宝丁是唯一一个他信得过、何莉萍又认识的男人,让她在熟人面前高潮,却又不能声张,还要假装静雅,只要一顿饭的功夫,绝对能把她内心变态的一面全发掘出来,不过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   侯龙涛的下一站就是如云的小楼儿,到了地方,他是直接把何莉萍抱上楼的,经过房门紧闭的主卧室,进入了一间客房。何莉萍早就迷迷糊糊的了,根本也不在意这是哪里,只要有床,有侯龙涛,没有陌生人,她就知足了。   脱掉了女人的貂皮大衣,把她放上床,紧接着侯龙涛就撩起了她的裙摆,「哇尻,怎么跟尿了一样。」何莉萍大腿内侧的裤袜全都是一片湿痕,「一定难受死了吧?」男人说着就拉住了裤袜的腰口儿,一直到了膝盖上面。   「老公……老公……」本来在不停扭动屁股的何莉萍突然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拉着男人的裤子,想要把他的扣子和拉链儿解开,可越是着急就越是手抖,费了半天劲也没达到目的,「啊……老公……怎么……怎么解不开啊……」   侯龙涛看她都快哭出来了,也真有点心疼,自己脱下了裤子,把勃起的阴茎送到女人面前,「来吧,先给我嘬嘬。」何莉萍紧紧的的住那根「铁棒」,一口就含进了嘴嘴,脑袋拚命的前后活动,乌黑的秀髮也随着飞扬起来。   何莉萍急色时的表情真是诱人得很,侯龙涛觉得也到了该满足自己时候了,让她口交了两分钟,就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女人以为他终于要干自己了,迫不及待的将湿透了的内裤脱到了大腿上,「老公,快来吧,人家要急死了。」说着就抓住假杨具后的电线,想把它出来。   侯龙涛马上拉住她的手腕儿,按到她的头顶,自己也扑上去,压住她的身体,把舌头挤进她的檀口中,疯狂的和她接吻,右手的两根手指压在她的阴蒂上揉转。「唔……唔……」女人的身子就像出了水的鱼一样,剧烈的颤抖,屁股狂扭,纤腰也激情的向上供起。   「啊……啊……老公……老公……给我……」何莉萍的左手用力的在男人的后背上拍着,假阳具的旋转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她实在是等不了了。侯龙涛「嘿嘿」一笑,抓起床头柜上的一管儿润滑液,挤出一些涂在阴茎上,将女人扶起来,抬起她的屁股,一下儿就插入了她已被淫水儿浸透了的屁眼儿儿。   「天啊!啊……啊……爽死了……」何莉萍这是第一次被「双重入侵」,简直舒服的连灵魂都要出窍儿了,双手支着床面,自觉的用肛门套动男人的肉棒,带动假阳具后连着的遥控器直胡乱摇动,她脸上的表情淫蕩之极,披头散髮的大声浪叫,「老公……老公……你要死我了……死我了……」   侯龙涛乐呵呵的享受了一会儿女人直肠中温热紧窄的感觉,然后从枕头下掏出一个遥控器,一手隔着她的连衣裙捏住了一颗丰乳,「这就爽成这样?好玩儿的还没开始呢,看我不搞飞了你。」说着就按下了那个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矮柜上电视的屏幕亮了起来,,面传出了女人在性快感中发出的呻吟。   何莉萍的眼睛是闭着的,听见电视视的淫声,只以为是男人为了助兴而播放的黄色电影,她不想看,她现在只想一心一意的享受被爱人屁眼儿的异样快感。   「诺诺,你的小屁股好白还嫩啊,为什么老公还没有给你纹身呢?」「我……啊……姐姐……我……」「你怕疼吗?」「不……不是……啊……是……我怕……我怕妈妈不同意……怕妈妈说我……」「傻丫头,让你的好涛哥也给你妈妈纹一个不就行了。」   这段话何莉萍听得真真切切,怎么会是薛诺的声音呢?女人睁开了美丽的双眼,如同蛇般乱扭的身体猛然住了,淫浪的叫声嘎然而止,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东西,电视视四幅画面,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每幅画面面都是四个穿着彩色性感内衣的女人在搞同性恋,其中一个一身嫩绿的竟然就是自己的女儿。   薛诺正和一个长髮长腿的女人以69式做着口交,薛诺在上,有一根长长的肉色棍子插在她的小穴穴,另一头儿则是连在一个无比成熟、无比美艳的中年丽人的阴道中,那个女人扭动着自己的腰臀,带动软橡胶製成的棒子在两人的身体中旋转、进出。   熟女的双手抓捏在另外一个穿着桔黄色内衣的女人的屁股上,那个女人跨跪在那根肉色的棍子上,她还穿着一条奇怪的内裤,正用一根连在内裤上的黑色假阳具姦淫着薛诺的后庭,那段对话就是由她说出来的……